巢湖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湖北十堰为保清水进京关停逾300余家高污

发布时间:2019-02-28 03:37:40 编辑:笔名

湖北十堰为保清水进京关停逾300余家高污染企业

张学理从湖河中提取了一瓶水,他说眼观很清澈无异样,水质很好,但还要带回去进行检测。朱嘉磊摄十几年前,在丹江口水库的上游,曾分布着占据中国半壁江山的黄姜生产企业,黄姜可分离出价格昂贵的皂素,也被称为“药用黄金”。由于生产工艺落后,其加工过程资源消耗巨大,水污染严重。随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确定,为保护丹江口水质,近几年湖北十堰市关停大小数十家黄姜生产企业。为能将一碗清水送进北京城,除了关停高污染企业,丹江口库区目前每天还有上万人在从事着“护水”的工作。 京华时报黄海蕾劝停小作坊生产这里的黄姜生产企业大多是家庭小作坊式的。每次执法张学理都嘱咐队友们,一定不能对小企业主来硬的,“要劝!”2014年的7月16日,丹江口市六里坪镇闷热难耐,衣服黏糊糊贴在身上。丹江口库区环境监察队队长张学理用手理了下出油的头发,和队友们一起出发了。这个只有4个人的环境监察队,负责15个乡镇的环境监察工作,他们要确保每一条流入丹江口库区的溪流都是达标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确定后,对于关停沿岸黄姜企业的声音一直不断。“那能说关就关,一家老小都指着它生活呢!”张学理说,断了百姓的营生,他们肯定要闹。每次执法他都嘱咐队友们,一定不能对小企业主来硬的,“要劝!”尽管这里有着占据中国半壁江山的黄姜生产企业,但大多是家庭小作坊式的。有一次,张学理去一家黄姜企业下达关停通知,刚进工作间就被屋里难闻的味道熏了个趔趄,身穿工作服的企业主脸色蜡黄,长期作业手指尖都被染成黄色,企业主的孩子习惯了这种环境,就在工作间附近玩耍。“我劝企业主,即便政府不关,为了孩子也应该想些别的营生。”张学理还联系了附近工业园,想让企业升级转型合法经营。虽然终因为费用太高放弃,但企业主总算理解了张学理的工作,接受了关停的决定。近几年,十堰市关停大小数十家黄姜生产企业,仅保留几家严格排放标准的大企业。据十堰市政府提供的数据,除了黄姜企业,整个十堰市关停的高污染企业达到300余家,拒绝潜在污染的新增项目100多个,每年为此减少的收入达到8.29亿元。不过,失去那些GDP换来放心的水质也是值得的。数据显示,丹江口库区水质稳定保持在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二类标准,可放心实现“清水北送”。巡查车变办公室丹江口库区岸线长2000公里,平均每半月就得巡查一圈,队员们70%的时间都在车上度过。巡查车变成了一间流动的办公室。关停了高污染产业,张学理的工作重心转到巡查上,避免新增和偷排。企业分布在库区,监察队员们得天天往乡镇里扎,一般周末才能回城里的家,忙起来半月都回不去。丹江口库区3100平方公里,库岸线长2000公里,平均每半月就得巡查一圈,所以队员们每天70%的时间都在车上度过。巡查车也就变成了一间流动的办公室。长年在村镇里穿行,各种表格、印章都得随车携带。后备厢里常堆放的还有方便面和矿泉水,以备在山里找不到饭馆时吃。他们走到那儿就住到那儿,自备洗漱用品,赶上条件差的乡镇,大热天一周不洗澡也是有的。张学理说,这两年,丹江口库区安稳得很,“你随便查,绝不可能在我的地盘查到事儿”。在工作上信心满满,提到家人张学理却低下了头。长年在外,家里人永远指不上他。想想妻儿张学理眼里的泪就开始打转,“有一回晚上,我父亲突发病,爱人没办法,哭着把老人从楼上背下来送进了医院”。好在张学理的爱人也是一位环保工作者,理解丈夫的工作。“不为别的,把平安合格的水送到北京是我们每个环保工作者的心愿。”“火焰山”长草木为改善库区水土流失问题,石鼓镇的人想尽了办法在山上种树,甚至在陡峭的山壁上砸钢筋,钢筋上放树枝挡住流失的土。张学理说,妻子说的倒是真心话,整个丹江口市的环保人都这么想。每天有数以万计的人在自己的岗位上从事着护水的事儿。从丹江口出发,沿着丹郧路向西北行驶30多公里进入石鼓镇地域。路左侧的山头红彤彤一片,雨水冲刷的沟沟壑壑让人不禁想起西北的黄土高坡。由于其山体石漠化严重,草木不生,表层又覆以瑰丽的红色,因而得名“火焰山”。这里便是护林员杨玉华的坚守岗位的地方。这片山距离丹江口水库不足一公里,下雨形成的“红水”流进水库便会造成污染,杨玉华要做的就是护林看园,让贫瘠的土地长出草木。2002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即将启动,为改善库区水土流失问题,石鼓镇的人想尽了办法在山上种树。开山炸石,填土种树。尝试在两条沟壑之间垒石头,形成三角形的谷坊,在谷坊里种树。再不然,用绳子吊着人,在陡峭的壁上砸钢筋,钢筋上放树枝挡住流失的土,时间长了树枝上也能长草木。杨玉华看山的时候,不准村民上山放牛、砍柴,为此也挨了不少骂。不过,“这里的每一草一木都不易呀!”杨玉华说,它和这大山有感情,像自己的亲人一样。当护林员13年,他每天都要去山上转两圈,风雨无阻。这里的每一株刺槐、松柏、女贞的成长,杨玉华都怕错过。他甚至会注意到山头冒出的一棵酸枣。尽管,杨玉华的家人觉得在这山上“死耗着,不赚钱”,但他就是舍不得离开,“谁要毁了它,心里疼得慌。”杨玉华说。这两年,杨玉华的工资涨了,一个月由300元涨到1000元,镇上还给他派了帮手,家里人也不再唠叨他外出打工了。护水当信仰传承村里人之前不知环境监察是为何物,但祖祖辈辈把护水当成信仰一样传承下去。“现在护水需要宣传,说明我们做得还不够。”压在杨玉华肩上的活儿,张学理也得分担,丹江口库区水遭污染就是他的事儿。“我们这里的人就围着一个事儿活:护水!”张学理说,这几年,农村人的生活变化很大,建污水处理厂、垃圾回收站,畜禽养殖污染、饮用水源地环境全面整治,丹江口市库区周围112个行政村一个不落。村里污水处理系统很美,张学理巡村时,总能看见一片片芭蕉地,嫩黄的花朵艳丽得惹眼。这是农村环境连片整治种的人工湿地,芭蕉吸收池中的氨氮养分,以此净化生活污水。张学理愿意看芭蕉花,开得旺才说明人工湿地运行正常。这几年,十堰市用于环境的投入剧增,达到100多亿元。每年用于生态保护和水污染防治工程建设的配套支出达到15亿元。花了那么多钱,关键还是在于百姓的维护。张学理说,他经常进村,村民见了他们的车都主动围上来打招呼。张学理趁机赶紧发放环保宣传册,一边发一边说,垃圾不能乱放,污水不能乱倒,看到有人破坏林子得举报。村里人之前不知环境监察是为何物,但祖祖辈辈把护水当成信仰一样传承下去。“现在护水需要宣传,说明我们做得还不够。”张学理说,他很喜欢曾在村里拍的一张照片,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抱着护水宣传单微笑,“把爱护丹江水的接力棒传到孩子手里,这样北京就能一直喝上清水了。”他对说。

怎么缓解感冒流鼻涕
治疗甲型流感的药物
风寒风热感冒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