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恶霸丧人性霸占少女 胸前刺字噩梦6年

2018-11-30 15:35:40
恶霸丧人性霸占少女 胸前刺字噩梦6年() 一个灭绝人性的当地恶霸,一个柔弱娇柔的花季少女,从14岁到20岁,他把她整整霸占了6年。

他,有妻有儿;她,没有父亲。

逃跑是她逃出魔掌的选择;跑,被抓回来,“严刑拷打”,养伤,再跑,再被抓回……直到终于产生了惨无人道的一幕:他用3根缝棉被的长针把他的名字深深地刺在了少女的胸脯上……难以想象为何这样的法制社会,还会出现如此令人发指的行为。

虽然恶魔终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是面对柔弱善良的少女,仍不由让我们扼腕叹惜。

是的,你天生柔弱,没有父亲有力的保护,遭到恶人的百般蹂躏,可是弱者并不是注定要被欺辱的啊!你也曾想过报案,可是觉得公安局不会管,这类无知的想法使你错过被解救的机会。

当你再次想报案告发时,却因不忍他的两个儿子失去父亲而心软下来。

你有没有想过,这个畜牲进了监狱,你和那两个孩子就都脱离苦海了!正是你的善良无知,使他一次又一次变本加厉地折磨你、逼迫你!对坏人的善良无异于一剂毒药,害己,亦伤人! 20岁的美美楚楚动人、亭亭玉立,但她从来没有笑容。

6年与魔鬼共枕的日子剥夺了她的所有快乐。

那是一段令美美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日子;那是一段令美美今生无法面对来世不愿回首的日子。

坐在记者面前,美美话未出口,双泪先流。

-那天晚上,杨树年没让我回家,一连3天,我哭哑了嗓子。

他用穿着皮鞋的脚踢我的脸,说:“再哭,杀了你全家!” 那一年,我14岁,小学还没有毕业。

我是在同学家碰上杨树年的。

一开始我就感觉这个家伙不怀好意,和你说话时,那眼光,恨不能吃了你。

他请我吃饭,我不去。

他脸色1变:“还能由了你?!”连拉带扯把我领到一个小饭店。

饭后,他叫我跟他走,我说回家,他一把扭住我胳膊,说:“回家?没门!从现在起,你得听我的!”我害怕极了,大声哭起来。

我哭一声,杨树年打我一个耳光。

哭声大,耳光重,一直到他家里。

家里没人,杨树年开始脱衣服。

我哭着求他:“杨大哥,你睡觉,让我回家吧。

妈妈肯定急死了。

”杨树年却发出一阵狂笑。

美美泣不成声。

那个晚上,美美不愿回想,记者不忍卒听。

那个晚上,杨树年兽心大发,兽行大作,美美的少女时代就在14岁那个晚上结束了。

第2天,第3天,美美依然没能逃脱魔窟。

第4天,趁杨树年出去买烟,我偷偷跑回家。

妈妈早就急疯了,看到我回来,抱住我就哭。

妈问我去哪儿了,我不敢告诉妈妈,只是哭。

美美母亲在一旁插话,美美那个模样才叫吓人,红秋衣撕成一片片,披头散发,鼻青脸肿。

我此人脾气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