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三青门外 第九章 翰索湾结界

发布时间:2020-02-15 21:50:44 编辑:笔名

三青门外 第九章 翰索湾结界

翰索湾,气势磅礴、悬崖峭壁、地势险峻。遥遥望去,其中心顶部有一道透着鲜红珠光的壶口瀑布,飘云拖练、声如雷奔、飞流直下;距离百里即可感受到瀑布水流所携的强大灵力,这就是结界的力量之源。

当魔梓焰开始对准瀑布中心的方向施法时,众魔灵屏息凝视、万籁悄然无声。

但意外的是,没有灌耳天雷般的巨响,也没有轰然下坠的山崖,更没有刚才岩洞中拔地参天的灵力冲击……已经做好防护抵御的叶刺居然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周围一片寂静。唯见魔梓焰跟瀑布之间形成一条平稳的血红波光,渐渐地,瀑布的水流开始减少,光源也逐渐变暗……

原来他不是尝试击溃结界之源,反其道而行之,他在汲取千年结界的灵力!叶刺还记得自己尝试打开结界的所有法力都被其吸走了,那么千年来多少生灵尝试过打开这个结界呢?累积下来的灵力又有多少……

随着悬崖底端湍急的河流的干枯,露出了五色斑斓的水灵藻……突然空中裂开了一道口,开口逐渐扩大,整个天空变得越来越明亮……照亮了叶刺、魔梓焰、满耳、渴念的垂地的血红色长发……

禁锢玄鸳生灵千年的翰索湾结界……

打开了……

这魔梓焰小时候爱打爱杀爱玩,关于治理军队的那些事也是叶刺说啥就一一照办,不会主动的花什么心思,但在关键事情上,魔梓焰总是聪明得有点出乎意料;比如小时候逼着叶刺用各种天山幻术杀自己,从而对所有天山幻术具有了抗体这算一桩,还有就是此次打开翰索湾结界的方式一举两得,也算一桩。

叶刺觉得这个当初设下结界之人还真是高瞻远瞩,这天然屏障就像个大盆,千年来不停地在往里装灵力,肥水不流外人田,全都灌给了魔梓焰,这难道是此高人一千年前就想好的吗?魔梓焰本身就具有难以想象的强大灵力,还是不死之身,如今冲破了封印,再加上这千年结界积蓄下来的力量,这下可真逆天了……现如今即便灵生玉找到了,都肯定没谁能从他手里夺走,至少自己是肯定夺不走;如果真要硬抢,估计只能通知殿下自己过来抢了……

但这也太丢脸了,自己当上右护法的个任务就半途而废了,这可不仅仅只是被信彤午阳他们嘲笑的事情了,这会被举国耻笑,说不定一回去就得下台,乖乖交出护法之位……想来想去,如今也只能偷了,或者还有一条路,就是让这小魔王借给自己,拿回去再问问殿下究竟用它来做什么。但也真奇了怪了,叶刺这四十年可是暗地里各种翻各种找,整个玄鸳都快被她倒过来了,就是找不到。

不管怎么样,现在结界打开了,既然找不到就直接问吧,叶刺告诉自己一定要抓准时机。

正当叶刺盘算着应当何时开口时,翰索湾上瀑布倾泻的水流逐渐干涸,叶刺突然看到了远处原先由瀑布遮盖的巨型山洞口居然站着一位窈窕女子,只见她身着红衣,皎若秋月,姿色天然。

正当众人疑惑时,满耳向前一步,欣慰的说道:“雪琴公主,这么多年,委屈您了。”

“公主?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妹妹?”魔梓焰转身向身后的渴念,百般不解地问道。叶刺也瞪大了眼睛,怎么好端端的又冒出来一个公主?玄鸳的皇族不是都战死了么?这公主怎么会在翰索湾壶口瀑布的山洞里?这下好了,灵生玉下落还没开口问,敌方阵营又多了一个帮手,真是雪上加霜!

只见那女子立刻幻影移形至满耳身后,看着魔梓焰和叶刺,怯怯的问:“满耳将军,他们是谁?”

“没想到结界的神力已经助你变成了成年后的样子,甚好。”满耳微微转过身,目光柔和而温情地打量着眼前的魔雪琴,似乎忘记了她的问题。

叶刺认识满耳这么久,这还是次看到他那张石头脸上出现这般柔情的一面

如果说肃钰是温文尔雅、卫曦是慈眉善目、信彤是美若天仙,墨嫡是人淡如菊、魔梓焰是霸道单纯、渴念是高深莫测,那么满耳就只能一个词来形容——冷若冰霜。

叶刺注意到满耳从来不跟女魔灵说话,除了渴念。

还记得满耳问叶刺说:“练兵布阵是谁教你的?”那次么,没错,那是这四十年来满耳次找叶刺说话,也是的一次。

叶刺猜想那次肯定是他实在憋不住了,毕竟自己可是废了他建立起来的所有的阵排军制,将玄鸳军团搅得天翻地覆,要知道原来那些狂乱魔徒他可是看不上的;要不是因为叶刺很聪明的都是暗地里跟魔梓焰建议,并没有明着跟他叫板,估计他早就跟叶刺开战了。

这满耳也是个神秘的主,总是面无表情,那脸像是被冻过了一样,阅兵仪式上他站在高高的石柱上,不注意的就以为是个涂了颜色的石雕;而且所有法力高深的魔灵都有拖地的长发,这是灵力的象征,而他却是齐肩的短发,到底他经历了什么,会把如此珍贵的头发剪了呢?

此时渴念道:“王,她是您的姐姐,您母亲孪生姊妹修筠之独女,我玄鸳的长公主—魔雪琴,长您两百岁。”

魔梓焰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位拥有海棠色长发的女子,那眼睛跟自己小时候一样,炙热的火红色……很瘦弱,弯弯的柳叶眉,眉间有一颗红痣。

此时魔雪琴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魔梓焰,不敢相信当年模糊记忆中那个襁褓中的婴儿,她的弟弟,已经长成眼前这位目如朗星、长身玉立的男子,他一头血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

“满耳将军,我娘在哪里?”魔雪琴问。

“……”满耳顿时沉默,眼神暗淡了下来,不知该如何回答。

“雪琴公主,你娘已故,战死于仙冥三皇子国梁的狄刀下。”渴念道。

“什么?不可能……。”雪琴难以置信,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恐惧。

“公主殿下,想必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况,仙冥三位灵力高深成年皇子,亲自率兵攻打我玄鸳,没有任何预兆。面对突如其来的百万仙兵,我们毫无防备,在战术还未来得及商议的情况下不得不立刻出去迎敌,拼死抵抗。不仅是你娘修筠,修凡、修真、修绅、修洵、修一以及先王修月,均为保玄鸳殉身翰索湾。”

“……”

渴念用波澜不惊的口吻陈述了一个对雪琴来说惊世骇俗、难以接受的事实,空气一瞬间安静,时间仿佛静止了……直到一个声音打破了死寂……

“玄鸳至宝灵生玉据说有起死回生之力,为何当初不用呢?”叶刺故做随口一问,心想现在就是打探灵生玉下落的时机。

“自从先王去世,没有人知道灵生玉的下落……”渴念道。

叶刺一惊,什么?原来灵生玉失踪了!他们压根不知道灵生玉在哪儿……这战争中失踪的宝物多半是被抢了,在玄鸳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如果在,渴念那么聪明的应该早就发现了。哎,怪不得先前都把玄鸳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

等下!当年修月不是就是因为盗取汲魄而引发的翰索湾大战么?那么另一件宝物汲魄呢?

“灵生玉向来是修月的贴身之物,难道她出战时没有佩戴么?还有就是,汲魄她不用么?”叶刺继续追问道。

“当年记得女王、青凡上仙与仙冥皇子交战时,我还看到了她胸前的灵生玉,至于汲魄,没有人看到过。”满耳道。

“若有法器护体,为什么还会战败?”叶刺道。

没有人说话,空气一下子安静了……

虽然叶刺知道这么问有种质疑先王实力的嫌疑,难免不妥,但此时不问更待何时,而且这么问直接,比起灵生玉,那些人情礼仪、说话艺术还是暂时放一边吧。

“只能说明,我娘死之前,灵生玉已经被夺走了。”一直沉默的魔梓焰突然开口。

叶刺心想本以为翰索湾结界打开了,一切都会往更光明的方向发展,结果却是更费脑了。这玄鸳到现在都是疑点重重,首先就是灵生玉失踪,汲魄也下落不明,魔梓焰异常的强大,高人至今没有出现,满耳身上一堆秘密,渴念的眼神穿透力让叶刺都不敢多看一眼,又意外地加了个皇族人士魔雪琴……

殿下啊,师傅啊,墨嫡啊……救救我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