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兰州石化厂附近村民平时用水浇地菜心腐烂

发布时间:2019-06-26 15:16:15 编辑:笔名

兰州石化厂附近村民:平时用水浇地 菜心腐烂

【一次水污染,再次对我们进行全民“科普”,百度百科,我们知道苯是一种致癌物,而且具有“魔鬼”般的气质——芳香气味。而当兰州水污染悄然来袭,全民抢水上演的时候,我们忽然发现,这种甜味在我们心中竟然如此苦涩。当石油管和输水管“纠缠”不清,水务厂和石化厂做惯了亲密邻居,一瓶干净的水离我们会有多远?】4月11日,兰州市政府发布官方消息,兰州市自来水发生苯指标超标,全市启动应急预案,全市部分地区停止供水,一时间这座240万人口的城市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经过持续四天的努力,4月14日7时开始,兰州市宣布,全市自来水恢复正常供水,兰州自来水污染危机告一段落,然而,在对这起事件进行深入调查采访后却发现,这起事件的诸多谜团远没有解开,隐藏在事件背后的危机有的才刚刚浮出水面。

当污染骤然来袭,抢水成为市民的本能选择

4月11日下午两点,兰州市发布官方消息,当地水务公司检出出厂水苯含量78微克每升,超过国家10微克每升的限制标准,全市启动公共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市区降压供水,部分地区停水,未来24小时,自来水不宜饮用。兰州市立即引发抢水热潮,而就在此之前,由于3月初兰州也传出水中有异味的传闻,面对恐慌,一些政府工作人员还试图进行解释和控制。

政府工作人员:大家不要相信谣言,造谣,水好着呢。

11日下午四点,兰州市政府召开发布会,正式公布水污染情况。抢购潮越演越烈,在市内的超市商场,都出现了排队抢购的情况,人们甚至是几十瓶几十瓶抢购,很多超市纯净水货架被一扫而空,晚来的消费者甚至根本买不到水。

售货员:这个就剩一箱了只有苏打水了。

市民:听说水出现问题了,兰州市的水。

:谁说的啊?

市民:我通过家属,在城里边,打的,说的到处抢水呢,赶快让我回到家,捞一点水。

面对抢购,连销售人员都对的采访表现出不耐烦,有些商家也趁机涨价。

在兰州街头,随处可见市民大批量整箱购买瓶装水,有媒体报道说,有的市民甚至到附近城市采购饮用水,持续的恐慌也让市民们怨声载道。[1][2][3][4][5]下一页尾页兰州市刮起“抢水风暴”

与此同时,兰州市在公共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启动后,持续发布自来水实时监测报告,11天当天就接连发布了四份报告,报告高效务实,11日晚23时的报告显示,水务集团自来水厂泵房和兰州市西固区、安宁区取样点苯持续超标。兰州市调动所有力量为市民集中定点供水,当地消防车也被调动,人们为了取水拿来了所有能用得上的容器,在这座黄河穿城而过的城市,人们次发觉,一瓶干净的水是如此宝贵。

4月12日,兰州市政府发布告市民书,要求兰州市部分城区市民打开自家水龙头排水15至30分钟,排出自来水管中苯超标的积存水,让水管内形成自体清洗。当日,兰州市还连续发布14份自来水实时监测公告,对市内居民的定时定点供水也在持续进行当中,在一些送水点,人们要排上一两个小时等水,队伍有的长达上百米。

12日晚18时,在紧急应对一天一夜以后,兰州市对水质稳定的城关区,七里河区解除应急措施,13日17时开始,对安宁区解除应急措施,停止应该拉运送水和瓶装水灌装水的免费发放。14日7时,对一个存在污染风险的城区西固区解除应急措施,全市自来水全部恢复正常供水。

兰州市政府办主任王柠:从今天上午7点开始对西固区解除应急措施,停止应急拉运送水和瓶装水、罐装水的免费发放,市民可以放心安全饮用自来水,截至今天上午七点全市已陆续解除应急措施,全市自来水全部恢复正常供水,经应急处置领导小组及专家研判全市自来水已稳定达到国家标准,预解除应急。

然而,虽然兰州市官方宣布全市自来水全部恢复正常供水,但14号下午,在兰州市自来水公司,也就是本次发生事故的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附近,依然拍下了这样的画面,当地街道工作人员正在组织人员,对当地常住人员、暂住人员免费发放瓶装饮用水,对水质安全,民众依然存有疑虑。

:下一步呢,准备吃这个矿泉水,吃到什么时候?

市民:不知道。

一级水源地保护区周边,化工厂林立,油污渗漏由来已久

苯是一种石油化工产品,公认的致癌物,无色,透明,长期大剂量吸入和皮肤接触都会对人体的造血系统产生损害,苯中毒则容易引发白血病,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多,对于兰州这次水污染,当地政府定性为局部自来水苯指标超标事件,那么本应该含在石油中的苯怎么会进入自来水中的呢?

4月14号,来到了兰州市西固区桃园村贾家堡,自来水出现苯污染的现场就在这里,眼前这条正在开挖的沟渠就是导致水污染的关键节点,沟渠呈东西走向,连接的是兰州市的城市供水企业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的一分厂和二分厂,上面杂乱不堪,居民住房,管线密布,而根据兰州市411局部自来水苯指标超标事件调查小组发布的初步调查结果,苯污染就出现在这里。

事故调查组副组长郑志强:爆炸事件一个是1987年12月8号上午8点50分,有一个叫“205”号罐体发生了物理爆破。当时这个罐体里头有90立方的渣油,那么在事故处理的过程中,有34吨,因为当时的条件限制,没有回收得完的,那么就应该就渗入到地下去。然后呢,同样是在这个地方,它过去叫原料动力厂,有个叫B-113的泵,它的总出口在2002年4月3号又发生了破裂着火,着火以后,也有渣油泄漏,但是呢,我们初步查阅有关资料的话,当时渣油泄漏的量,没有明确的记载。究竟是多少,不像次34吨很明确,另外,当时消防的废水,也一并渗入到地下去了,所以根据我们的判断,这个主要是从那两次事故中产生的油体长期积淀沉淀的这个地底下。前一页[1][2][3][4][5][6]下一页临近自来水输水沟,地下水含油

顺着郑志强所指的方向,看到,在连接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一分厂和二分厂的这条沟渠,也就是自流沟的南侧,不到二三十米就是一片罐体、管道林立的厂区,工厂门口戒备森严,甚至连从马路外向厂区内拍摄都受到阻止,厂区门口名称显示,这里是兰州石化石油化工厂,郑志强介绍说,兰州市的供水公司,也就是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的前身成立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水源主要取自黄河,首先由威利雅集团下属的一水厂进行次初步处理后,经过这条沟渠,也就是输水自流沟,输入到二水厂,经过精细化处理后,达到饮用水标准,再经过管送到居民家中,这一次受污染的区域出现在连接一水厂和二水厂之间的北线输水自流沟的中段。这条深埋在地下的自流沟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初步调查显示,造成污染的主要原因是两次爆炸后,含油的地下水长期腐蚀沟体,致使含苯物质渗入。

事故调查组副组长郑志强:通过开挖和实地查看,也更进一步证明,我们4月11号下午的判断,是正确的。有油污渗进来,渗进来以后,因为含油污水里头,它就含有苯的成分。

眼前这条自流沟输送着水务公司所有取自黄河加工过的原水,可以说是名符其实的城市生命线。而兰州市城市生活饮用水源保护和污染防治办法明确指出,这条自流沟及边侧两侧各宽25米的陆域是一级保护区,为什么这样的一级保护区也自身难保呢,在已经开挖的现场观察到,这条自流沟实际只是一条混凝土沟,进入还没开挖的沟内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这条混凝土沟在底部、侧面及顶盖部门用类似塑料的材质进行了防护,但在有些区域,防护材料连接的地方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渗漏,里面是一些黑乎乎的水,有的伸缩缝甚至可以放进去一个手指。

事故调查组副组长郑志强说,自流沟总长在三公里左右,建于1955年,按照国家相应规范,使用年限为50年,已经是在超期服役,上世纪就曾发生过渗漏,水务公司后来进行了维修密封,密封时由于距离过长防止热胀冷缩,每隔一段距离都设置了伸缩缝,就是这样的伸缩缝破损导致了污染。而根据兰州市城市生活饮用水源保护和污染防治办法第二十五条,自流沟由取水单位负责建设和管理。也就是说,应该由威立雅水务负责。

事故调查组副组长郑志强:就这种伸缩缝。他们是定期要进行保养和维护的。

:多长时间保养一次?

事故调查组副组长郑志强:次掌握的是1989年,我们现在掌握的再往前倒推,1989年那次根据工程资料的显示。他的有限期或安全期是15年。这个期满以后第二次(维护)是2004年,2004年他们又做了第二次处理,那么这次我们也要进一步调查。

那么这些伸缩缝在遇到含油类污水后,真的会出现渗漏么,现场工作人员经过检测,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专家:这个伸缩缝,我们用的材料就是沥青马蹄脂,做密封。这个东西,实际上是融于油的,所以它碰到油,那它就会互相融解,融解掉以后,浮在地下水上面的这些污染物会顺着缝隙进入到我的这个输水沟里面去。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含油污水通过自流沟伸缩缝进入输水管道

实际上,在调查中了解到,对于自流沟可能存在的隐患,水务公司并不是没有察觉,在2004年的那次处理中,水务公司还做了实验,尝试使用了数百米的新材料,从现场来看,使用新材料的地方并没有出现问题,这些实验后来为什么没能扩展到全部自流沟呢?

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负责人:2007年我们合资以后,因为资金的缘故,没有继续做

那么这条自流沟是否真的是被旁边的这座兰州石化厂爆炸后残留的污水污染的呢,在整个兰州水污染事件当中,被调查组初步认定为产生污染源的中国石油兰州石化公司始终保持了沉默,没有接受任何采访,在这家建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国西部地区的炼油化工企业的官方站上,也没有关于此次事件的任何信息,仿佛水污染事件从未发生。

不过现场察看自流沟的过程中,一位中石油兰州石化公司技术人员的以下说法,或许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兰州石化公司对调查组初步结论的看法。

中石油兰州石化公司技术人员:油味,可能是这(输水管)停了以后,外面的地下水位比较高,它就进去了,进去了它就流过去了

如果正常送水的话,这个水位比外面的水位高的话,它就不会(流进输水管)。

站在不同的利益角度,观点自然不同,不过有一点却是不争的事实,不仅三公里长的自流沟两侧基本全被化工厂包围,就在作为一级水源保护区的自流沟上方,就看到了不止一处的管道,旁边清晰地表明,这些管道易燃易爆危险,甚至紧临着自流沟,这处管道下方形成了一个污水池,池中污浊不堪。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石油管和输水管交叉相邻,下方形成臭水坑

这还只是看到的自流沟地面部分的情况,有媒体报道说,2007年,兰州石化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开挖穿孔施工,将雨污排水管道穿越自流沟,由于始终不接受采访,这一消息是否真实无从求证,但采访中,住在自流沟及兰州石化厂附近的村民告诉,当地地下水中出现石油污染早已不是什么,村民们将带到了自流沟旁边这处水井处。

兰州市西固区桃园村贾家堡村民:你把水浇到地里。菜直接里面就腐烂了,知道吧。

虽然水井中有些污浊,但仔细观察,水体表面确实能隐隐约约看到类似油类的物质,村民们说,这原来是村里的水井,但在二三十年前就已无法饮用,后来用作农业用水,但这里的水浇完菜后,菜心腐烂,现在干脆废弃不用。对村民们来说,周围化工厂林立,一级水源保护区的自流沟自身难保,更不用说他们的身心健康了。在兰州石化石油化工厂围墙外侧,注意到,这里明确要求,罐体50米内不能有烟火,但在一户村民的三层楼上向外拍摄,能清晰地看到,居民的住房完全是紧贴着厂区而建,厂区内罐体离居民住宅近的不会超过三十米。

:大爷,闻着有味吗?有味道吗?

居民:我们习惯了,闻不出来了。

村民们说,他们一共有三百来户,世世代代在这居住,这些年来,厂区越扩越大,村庄人口也越来越多,终形成了这种紧临化工厂生活的局面。这些年来,兰州石化屡屡发生事故,让这些村民们胆战心惊,这位大娘把带到家中,家中墙壁上,柜子上,处处都是裂缝,大娘说,这都是近一次石化厂爆炸导致的结果。

对于村民们来说,虽然不太懂法律法规,但从上查询,也知道在石化企业附近至少应该有200米以上的安全防护距离,而现在这种零距离生存让居民们整日提心吊胆,他们多次向当地相关部门提出搬迁的请求,但始终没有得到答复。此次苯污染事件发生后,当地紧急搬迁了居住在自流沟附近的90多户村民,但剩下的200多户,又成了被遗忘的群体。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2013年中石油自查发现1100个隐患点,谁是下一个兰州

导致兰州市水污染的初步原因已经查明,竟然是石化公司事故后的油污废水进入到了本应是一级水源保护区的水务公司自流沟内,种种不可思议的情况叠加到了一起,导致了事件的发生,而当我们跳出这一污染事件就会发现,类似的隐患和危险绝不仅仅存在于兰州。

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赵章元在知道兰州水污染事件及了解原因后,他的反应是,出现这样的状况并不意外。

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赵章元:我觉得很正常,就是过去我们国家,在这个污染问题上欠债太多,实际上,这种污染事故到处都发生,已经结怨结的太多了,所以你说出现这个,我觉得这是其中之一。

早在2009年前后,赵章元就做过专题调研,在他看来,和石油生产、加工、运输、销售相关的管道、管建设,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已成为危害,以美国来说,四十万座加油站的罐体和管道都出现过不同程度的渗漏。2013年中石化也曾进行过自查,发现全国1100多个泄露点或隐患点,如按安全防护距离相关规定进行治理,牵扯到62万人需要搬迁,花费两千多亿。石油类污染已成为公害。

赵章元说,如果说上世纪中期,我国开始起步的时候管技术相对落后,那么经过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对管全面进行摸排改造已不是问题。

在兰州采访期间,也见到了为此次换装提供管道的新兴铸管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公司副总工程师、全国钢标准化技术委员会铸铁管分技术委员会主任委员李军告诉,如果采用管道技术,其实兰州的污染完全可以避免。

新兴铸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李军:比方说:200毫米口径的球墨铸铁管,设计完成以后,接口的实验要经过正内压实验,它的正内压实验指的是多少呢,是98公斤每平方厘米,也就是9.8兆帕大约是。这是正内压实验,验证管体和接口能够承受内部的水压,在一个呢,还要有负的压实验,要能够承受一定的真空,不会出现泄漏。

李军所在的新兴铸管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国的铸管生产企业,也是球墨铸铁管国家标准的主起草单位,在管道生产、安装一线摸爬滚打三十来年,李军体会到,我国的管现状确实与发达国家存在极大的差距。

新兴铸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李军:我们全国的话,654个城市供水管的总的漏损率是15.77%,15.77%一个直观的数量会是什么样呢?就是我们北京、天津,上海三个直辖市,年用水总量加到一起,再乘以1.85。

李军说,从总体而言,我国管建设存在着重地上,轻地下,重数量,轻质量,重眼前,轻长远的问题,事实上,即使是以兰州城市地下27公里长的油污总干管来说,如果要进行更换改造,以现有的技术也不是难题。

新兴铸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李军:顶管技术,我们可以在很长距离范围之内,不进行开挖,比方说200米,300米,500米甚至一公里,我们只开挖两个工作坑就可以,中间是不用开挖沟槽的,可以实现管道的铺设。这是可以做到的,问题就是谁投资?

在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赵章元看来,李军提到的谁投资恰恰点出了问题的关键,从数据看,全国4.6万家重点行业及化学品企业中,12%的企业距离饮用水水源地、重要生态功能区等环境敏感区域不足一公里。

对这些情况,相关部门并不是不掌握,但行动起来,却需要利益的反复博弈,赵章元建议,破除利益纠葛,的办法就是严格落实,追究,兰州水污染事件,绝不应该在更换管之后就草草宣告结束。

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赵章元:追究,是两个,一个是企业,企业偷排漏排的,这是直接违法的,我们必须要处罚,另外一个是监管,管理部门,管理部门这个,也不亚于企业,它是故意的,它们互相勾结,这个问题一定要追究,要按照我们新的精神,这个官员你要是监管不力,失职造成危害的,要终身追究。

【半小时观察】:

回忆说,在采访兰州水污染事件全部过程中,让他难忘的,是全部采访中出现频次的词汇并不是安全,,而是钱字。水务公司因为没有资金,防护实验做了几百米就没了下文;石化公司并非不知道周边环境的隐患,但涉及到十亿元左右的投入,规划出台后也没了下文;对管道生产企业来说,更新改造的技术难题都早已突破,关键还是在于投入。当金钱成为掣肘,安全也就只能流于形式,只能成为一纸空文。

原标题:兰州石化厂附近村民:平时用水浇地菜心腐烂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首页前一页[2][3][4][5][6][7]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免费三级分销系统
怎么自己开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