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冷妃嫁到爷闪边去

发布时间:2019-06-26 14:56:11 编辑:笔名

暮尘端着汤药递给柳冰茹,柳冰茹接过闻了闻,微皱起眉间,“暮尘,这参汤,你不拿去卖?”暮尘摇摇头,伸手比了比柳冰茹越见有些凸显的腹部,“你要好好养养身子,孩子要跟上营养。”“暮尘,我腹中的孩子并不是你的,以后可能还要和你一同养育,你不介意吗?”柳冰茹虽然知道暮尘这人本性善良,但是她还是有着这样的疑惑,正好,今日可以和他好好沟通沟通。暮尘听到柳冰茹说这种话,急切的摇着头,还像是担心柳冰茹看不懂他比划一般,便急忙在桌上寻到纸笔,在上面写着。“你的孩子,便是我的孩子!我定当视如己出,你放心吧!”“暮尘,你为何对我这么好?”柳冰茹杏眸中泛起涟漪,抬头望向暮尘,嘴巴一张一启,在她的眼里,一个人对一个人好,是有目的,轻声询问。“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就是想要对你好,爱屋及乌你信吗?”暮尘知道柳冰茹她一向冷淡无比,对任何人都满是戒心,就算对他多少也有一点,但是,他不想让她多想,就算他羞于表达。柳冰茹被暮尘这么直白的话弄得愣了下,她没想过暮尘会这么和她说,轻咳出声,“暮尘,你这辈子想要做什么?”暮尘知道柳冰茹转来话题,说明她并不想继续讨论这话题,对着柳冰茹比了比,“我想做大夫,悬壶济世。”“我会帮你实现你的心愿。”柳冰茹适当的点点头,只是,“暮尘,你无法治好自己吗?”毕竟哑巴大夫,过来看诊的人多少会有点不信任他的医术。暮尘因为柳冰茹的话,垂下脑袋,颇为无奈的摇摇头,柳冰茹手搭在暮尘的肩膀上,轻声开口,“没事,日后我做你嘴巴。”暮尘嘴巴抿了抿,双眼望向柳冰茹,“你不嫌我是哑巴嘛?”比划完后,暮尘便垂下脑袋。“我一向喜静。”柳冰茹淡淡开口,本想安慰暮尘,可没想到一到嘴边,就是这么简短的一句话。暮尘因为柳冰茹的话,心越发寒冷,没想到她只是图他比较安静,并不是自己所想,她对他有那么一点点感情。+++分割线+++夜间微风吹过,天气阴冷,“你不该来找我。”柳冰茹紧了紧身上暮尘给的衣裳,望着跟前的男子淡淡开口。“明日,我和翊他们就要离开了。”叶帆低头望向让自己心动的女子,无论何时,他都为她悸动,视线困在她微微有先凸显的腹部,“孩子应该有近五个月大了吧。”难得一眸温柔从她眼中流露出,柳冰茹手轻轻抚了抚腹部,嘴角仰起淡淡的弧度,“差不多吧。”“短短五个月时间发生了好多事。”叶帆不由得叹息出口,初次见面,他亲自将女扮男装的她送进翊的房间,第二次见面在丞相府,那时的他被她一身高傲冷酷所吸引,第三次见面,在翊的选妃大会之上,她傲视全场,直接袭上翊,第四次,第五次。。。他已经数不清多少次了,他只知道一次次的接触,他喜欢上了这么个冷如冰的女子。“帆,谢谢你。”短短的五个月,的确发生了很多事,从她和宇文翊的孽缘开始,再则为欣烟待嫁,随后与他发生一大堆事情,曾也有一点点悸动,只可惜,她并不想留在王府,更何况出现了那个慕容羽。“冰茹,你对我,可曾有一点点喜欢?”一次了,就让他再任性一回,就算再受一次伤。“帆,你是我的挚友。”柳冰茹微微皱起柳叶眉,那日他曾救过她一命,在山洞中,她的确有过一丝丝感动,但是那并不是爱情。“仅此而已吗?”叶帆说这话的声音虽低,但却没入柳冰茹耳中,杏眸闪过一丝抱歉,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我可以当你腹中孩子的干爹吗?”至少为自己留一个能够去探望她的理由也好,既然这条路是她选择的,但是他还是不想就这样永远的失去她,哪怕见上一面也好。“可以。”柳冰茹轻声回应,的确腹中的孩子之前也是靠着叶帆所救,要不然她可能保不住他。“有什么要交代的吗?我要走了。。。”叶帆听到柳冰茹的回答,暮然松了口气,但是还是揪心难忍,他从未爱上过人,她是人。他自认为很坚强,却还是抵不过夜间,必要闭上双眼,脑海浮现的画面撞击胸腔,泪水就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他不想哭,真不想!可泪腺不受控制,再怎么紧闭的眼睑,泪水还是顺着缝隙流出,整夜未眠,所以他不睡,以为这样就能抵挡住心中那一阵阵揪心的疼痛。“一路小心,帆。”柳冰茹望着不知为何浑身上下散发的浓郁的悲伤的他,自己心中也是一窒,她不想伤害他,但是一切都不受她控制。叶帆转身要离开,走了几步,顿住身形,传来略带沧桑的话语,“其实,你应该去看看翊。”话语落,叶帆便施展瞬步离开,也许越快离开这个地方,对他来说越好。柳冰茹停滞在原地,叶帆的话,她听到了,只是宇文翊,腹中孩子的父亲,他们终没有结局,又何苦再去纠缠!肩膀上一暖,一件较为厚实的衣服将她包裹住,柳冰茹转头望向比她高了一个头的暮尘,他怎么也跟着出来了,“不去看看睿王吗?”“不了,竟然下定决心,又何必再纠缠。”暮尘一张一合的嘴,柳冰茹读得懂唇语,轻声开口。满带着暖意的大手握住柳冰茹纤细略带些冰冷的手,“我们回去吧。”柳冰茹任由着暮尘牵拉,跟在他后面,视线落在那个略带些纤瘦却不知为何给她温暖的背影,绝艳冰冷的脸庞扬起了一丝笑颜。。。+++分割线+++“暮尘,你家娘子是不是又不在家了?”和暮尘小时候一起长大,关系还算不错的李野刚从田里回来,路过暮尘家便开口说道。暮尘点点头,这几日他从山里采药回来,她都不在家,有几次夜深才回来,问她干什么去了,她永远闭口不说。“暮尘,是兄弟才和你说的啊!我听我家媳妇说,有人在城里看到你家娘子进到衣服铺里,换了一身男装去*了。”李野见暮尘点头,便几步跑近,挨着暮尘轻声说道。暮尘听到李野的话,脸色一下变得煞白,摇摇头,他不相信。“唉,我说暮尘,你管好你自己娘子!”李野叹了口气,一看就知道暮尘这小子不知道这事,本来不想说,只是这是自己的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不能让他带了绿帽子,李野刚说完话,便眼尖的看到远处一身白衣缓步走来的女子,“呦,嫂子回来了啊!”“嗯。”柳冰茹只是淡淡的看了眼李野,应了声道。“那暮尘,我媳妇做好饭了,我就先回去了。”李野对着暮尘挤眉弄眼,让他不要说出去,临走前又多看了柳冰茹一眼,如此冰冷高傲的女子,怎么会去那种烟花之地卖身,实在难以理解。“暮尘,李野过来干嘛?”柳冰茹有些疲倦的坐在餐桌的凳子上,双手支撑着脸庞,询问道。“过来随便打个招呼。”暮尘望着跟前一脸倦意的女子,比划着,他不相信她会是那种女子,李野他们所说的一定是看错人了。“做饭了吗?我饿了。”柳冰茹并没有多大在意,自从有了宝宝,越见疲惫,走了这么点路,自己就有些不堪重负,双腿就有些劳累。“对了,暮尘,这银票你收着。”柳冰茹从怀中取出银票,递给暮尘道。暮尘有些惊讶的望着那一叠银票,有些慌乱的看着柳冰茹,急忙比划着,“这么多钱,怎么来的?”“我有我的办法,我会帮你完成你的心愿。”柳冰茹并没有和暮尘说明这些银两的来历。暮尘因为柳冰茹的话更加慌乱了,他不需要她如此,“我只想和你好好地在一起,就算日子过得穷苦一点,也无妨。”“暮尘,我不会让你再受苦。”柳冰茹不知道为何暮尘脸上会露出这种哀痛的表情,皱了皱眉,“你这是怎么了?”喜欢的,留言,评评论嘛...都不知道大家喜欢哪个男主点?本站网址:http://www.15cy.com,请多多支持本站!

保山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吉首治疗癫痫哪家好
宿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