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思路小说同名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28:43 编辑:笔名

近林大保是头疼不已,他碰到了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大保大学毕业后在工商局工作,可是这工商局的王局长家养了一条京巴,给这条京巴取的名也是叫大保。这可是愁坏了林大保,平常在局里,大家都叫他大保。可是这王局长的老婆虹珠老是牵着那条京巴有时候来局里溜溜,还不停地叫着大保长大保短的,大家都边笑边打量林大保。有时候,虹珠还把那条京巴狗抱到怀里,连声说什么“大保乖”“大保听话”的甜言蜜语,这下可好,林大保在旁边是既尴尬又难受。  这天林大保在局里的打印室打印文件,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大叫:“大保,你在哪里?大保,你在哪里……”林大保赶快伸头出去应道:“我在这里呢,是谁找我啊?”这下可坏了,只见是虹珠正在寻找她的那条宝贝京巴,一看见林大保伸头出来,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我没找你啊。我找我家的狗呢!”而全办公室的同事一看就明白了又是林大保“自作多情”了,也哄堂大笑了起来。下了班,林大保回到家,一肚子的不舒服,想来想去就觉得这个事情要跟局长去说说,哪怕是送礼也要请求王局长把那京巴的名字给改一改。  晚上,林大保就拎着礼物进了王局长家的门。林大保搓了搓手,逗了逗那条京巴,然后对王局长说明白了来意。王局长大笑了起来道:“林大保啊,我还以为是什么正经事啊?这种小节你也没有必要跟一条狗斤斤计较啊……”虹珠一听林大保要京巴改名的主意,更加是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她抱紧了那条京巴道:“不行!我家大保刚刚习惯了这个名字,如果改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它就会走丢的。你觉得不好,那你自己去改名字啊,反正我家宝贝是不改!”王局长是老夫少妻,特别怕这个老婆,于是忙道:“是啊,林大保你就给我想开点……这狗可是法国名种,改名字丢了可不好啊!近单位要提拔一些年轻干部,我看你还是用心在工作上,别再胡思乱想了!”林大保看到王局长都把话说到这份子上了,再坚持下去恐怕前途都会没了,只得憋了一肚子郁闷回家了。  不久林大保和几个大学同学在一起聚会,他聊到了这件郁闷的事情,林大保的同学刘静是学生物学的,她听了以后愤愤不平道:“那个女人凭什么要求人改名而不给她狗改名呢?大保,我倒有个办法让那只狗自动改名字。”林大保一听,马上有了兴趣,让刘静快点说出来。刘静就说了起来,狗这种动物是有条件反射的,它之所以习惯它的名字,是因为叫它的名字时意味着有好吃的了,它才对这名字形成了条件反射。刘静让林大保用好吃的东西去逗那条京巴,然后让它习惯另外一个新名字,这样以后就不会再习惯大保的名字了。林大保想了想,与其自己去费一番力气去办改名手续,还不如动点歪脑筋拿刘静的办法来试试了。  林大保回到家,想了好几个名字,却不知道决定该给那条京巴取哪个新名字。这时,他看到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工作记录,眼睛不由的一亮,心里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好好的教训虹珠和王局长的欺人太甚,于是决定了该给那京巴取什么名字。  林大保每天上班前都在怀里偷偷带上京巴喜欢吃的猪肝,瞅准有机会就给那条叫“大保”的京巴来次“条件反射”。一个周六的下午,王局长和虹珠被一个大老板请出去参加宴会了,大保就留在办公室让王局长的何秘书照顾,虹珠走的时候特地嘱咐何秘书一定要看好大保。林大保就趁何秘书出去办事情的时候偷偷溜进了办公室,正好看见那条京巴躺在一个角落里。  周末放假局里根本就没有人,林大保放开了心,朝京巴叫了声:“大保,过来!”京巴见有人来了,以为有好吃的了,马上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林大保等它一走近,就提起脚朝它踹了一脚,踹的那京巴呜呜的叫。林大保等到那京巴痛完了以后,又朝它温柔地叫了几声:“大保,快过来,有好吃的……”等到京巴又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他又狠命地踢上它一脚。林大保知道这狗有条件反射,每次叫它大保就踹它,等到这京巴对踹它有条件反射的时候,它以后听见大保就会远远的躲开。  林大保踹了一会京巴,那狗终于有条件反射了,任凭林大保怎么叫它的名字,它死都不肯过来,只是可怜巴巴地缩在角落里。林大保知道今天步已经完成了,他就从怀里掏出了那包猪肝,朝京巴一个劲地唤道:“鹏程,你快过来,给你猪肝吃……”那京巴起初趴在角落不敢出来,可是林大保把猪肝递到了它的嘴巴边上,还温柔地抚摩京巴的皮毛,嘴里不停地叫着:“鹏程,好好吃猪肝……”这京巴才放心大胆地地吃起了猪肝,还舒服地享受着林大保的抚摩。等到京巴吃了一半猪肝后,林大保把猪肝收了起来,朝京巴道:“大保,过来!”京巴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凑上前来,林大保于是又抬起腿一脚狠命踹了下去,他知道踹的越重这畜生的条件反射才会越深刻。  林大保踹了好几次,那京巴终于是听到唤大保的名字动也不敢动了。林大保又得意地掏出猪肝,老办法,叫起了:“鹏程,你快过来,给你猪肝吃……”那京巴本来就被踹的肚子饿了,一听林大保念的信号,再加上猪肝的引诱,马上摇着尾巴跑了过来。  林大保把整块猪肝就这样“反复”喂给那京巴吃了下去,他听了刘静的建议,掌握好力度没有踢坏那京巴,临走的时候还掏出带来的梳子把那京巴的皮毛梳了梳,免得被人看出来痕迹。后来,在单位里他又找了几次机会背地里给那京巴上了几次“条件发射”的练习。没过几天,林大保就看见训练的效果出来了。  这天中午,虹珠来到局里溜达,可是把那条京巴给弄丢了。于是她在局里办公楼到处寻找那条京巴,大叫着:“大保,你快出来啊……”王局长和何秘书都放下工作来找那条京巴,可是就是找不到。林大保偷偷地笑了起来,他到处溜了溜,嘴里念叨着几句:“鹏程,你快出来!”果然,那京巴听见了“鹏程,你快出来!”马上从花坛下钻到了林大保的脚下。  林大保把京巴抱给了虹珠,然后笑道:“夫人,看来这狗还真跟我投缘,我正带着我姐姐的儿子从花坛经过,,它就从花坛下钻到了我脚下。”虹珠找到了京巴就跟找到命根子一样,抱到怀里哄了哄,忧心道:“这狗近我每次唤它,它就躲,不知道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啊?真是奇怪啊……”林大保心想好笑要是你叫它大保它不躲那才叫奇怪呢,但还是正色道:“我本来在逗我的小外甥鹏程,谁知道它真有灵性一听见我小外甥的名字就窜了出来。”虹珠带着怀疑的表情看了看林大保,道:“有这么怪的事情?那你外甥的名字就是叫鹏程?”林大保点了点头,那京巴一听见虹珠说了“鹏程”两个字顿时条件兴奋起来,在虹珠的怀里蹦达了起来,虹珠看见京巴有了精神,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马上对着狗“鹏程”“鹏程”地叫了起来。  不久,全局的人都知道那京巴改名了,年终的上级检查马上就要到了,大家也就忙的忘记了那狗原来的名字了。这次来检查的上级领导是新换的,大家都叫他李部长,林大保是负责接待工作的。这天,李部长来到局里检查完了工作,晚上就被王局长邀请到了家里做客。  王局长在这次检查完后,上级有可能把他上调到省里去,他要抓紧机会拍好李部长的马屁。这天晚上,李部长在林大保的陪同下来到了王局长家。李部长和王局长一见如故,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谈的很是投机。这时虹珠养的那京巴跑到了客厅,一不小心拉了一泡尿在了地毯上,虹珠揪住了京巴,道:“鹏程,你又拉尿拉到了地毯上,看我不揍你……”李部长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变,王局长赔笑道:“您莫见笑,鹏程是我家养的一条京巴,很可爱!”虹珠也把狗抱了过来,命令京巴道:“鹏程,给李部长摇尾巴……”那京巴果然很懂事地摇起了尾巴,这下可好,李部长面色变的难看阴沉,然后一怒而起,拂袖而去。  第二天,全局的人都听说了王局长升职的美梦破灭了,大家也全都知道了这个新调来的李部长全名是叫李鹏程,而之前只有负责接待工作的林大保清楚。而就在王局长明白了是林大保在搞鬼的时候,林大保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他和他的大学同学们早就商量好了去南方创业,他在辞职书上写的很明白:不管你是多大的官多么重要的人物,谁都不能把狗的尊严置于人的尊严之上! 共 312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么预防阴茎起小水泡
昆明治癫痫专科医院
权威的中医间歇性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