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极简主义智能梦想很美好但现实很骨感iyiou.com

发布时间:2019-03-11 16:51:04 编辑:笔名

极简主义智能梦想很美好 但现实很骨感

7月1日消息,《连线》站发布文章称,打造极简主义的智能的梦想很美好,但现实很骨感。做一台让人们不那么痴迷的智能究竟为什么会那么困难呢?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智能令人惊叹。智能很糟糕。它是现代生活的一个矛盾体:该类设备可帮助我们打车,找到朋友、美食、约会对象和可爱的宠物,与此同时,它们也让我们与现实世界脱节,扼杀我们的注意力持续时间,让我们变成了社交控(FOMO),将我们的世界变成一系列源源不断的信息流,令我们总是忍不住在刷屏,害怕会错过社交络上更有趣或者更好的人和事。你或许有过这样的宏大愿景:将你的智能扔到湖中,过上你的祖先那样的生活,没有科技,没有压力,不受任何的束缚,自由自在。不过,我的智能现在还是在我的口袋里。

对于智能不可思议的有用性和它令人沮丧的副作用之间的冲突,已经有不少的文字记录。跟以我为什么要离开纽约或者我为什么要弃用Twitter为题的文章一样,以我为什么丢弃我的智能为题的文章时不时就可以看到。数字戒瘾诊所已经出现,意在帮助人们戒掉瘾头放下他们的电子设备,即便只是放下几个小时。部分Airbnb租房页面如今甚至很自豪地宣布它们没有提供蜂窝络服务和WiFi,这一特性被放在与提供热水浴缸和燃气烧烤炉一样重要的位置。

Light Phone

与此同时,人们对于智能的复杂情愫也催生了一些全新的产品:将你从你的设备拯救出来的设备。苹果智能手表Apple Watch旨在让你的不再响个不停,至少一开始是这样。你可以花上295美元去购买Punkt MP01,该款只有打和发短信功能。你也可以更进一步:花150美元入手Light Phone,该大概信用卡那么大,能够存储九个号码,能够打和接,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功能了。这些设备更多是为了将你从你的智能解放出来,而不是要替代它。

几年前,那种想法促使来自布鲁克林的设计师Kaiwei Tang开始去做Light Phone。他开始展开用户调研,让人们将他们的智能换成老式的诺基亚或者摩托罗拉翻盖。只换六个小时,又或者换一整天。每个参与者都反映了同一件事情:经过煎熬的个小时之后,他们感觉头脑更清晰,更加放松,更加自由了。那让Kaiwei Tang认识到该举的重要意义。人们得到的价值并不是来自,Kaiwei Tang说道,而是来自脱离互联、社交媒体和智能。

不过,Light Phone问世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人们很喜欢该款以及没有智能的一切从简理念。但他们都说,要是Light Phone多这么一样功能,就完美无缺了。Kaiwei Tang有份很长且持续延长的这么一样功能清单:有的人想要加上GPS功能来用Uber打车,又或者追踪他们的爱人。有的人则想要加上摄像头来捕捉他们在生活中次体验到的美妙经历和时光。有的想要音乐功能,有的想要短信功能,有的想要方便购物支付的NFC(近场通信)功能那份清单简直没完没了。

假如说你处在Kaiwei Tang的位置,你想要打造一台功能小化的智能Minimum Viable Smartphone,一台就只有基础功能的。将它命名为MVS 1吧。MVS 1显然需要麦克风和扬声器,以及某种全键盘文字输入太重要了。然而,你肯定会需要WhatsApp,因为它基本上包括了SMS功能。你没有Facebook、Twitter、Instagram和电子邮件也行,它们正是任何讨厌智能的人所讨厌的地方。你倒需要一个摄像头,也许需要两个;没有人会去购买一台不能用来自拍的。GPS和NFC对于人们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功能。你还会想要方便存储音乐和播客的内置存储空间,苹果Apple Music音乐服务,Spotify,Pandora,YouTube,一些游戏。络浏览器也不能少,尽管通过该敞开的窗户,你会看到杂乱的社交媒体世界。一下子,MVS 1听上去就像是台普通的智能了,就只是没有的一些应用。

用户和之间的关系处理

说到底,你的iPhone的问题并不在于摄像头离GPS芯片太近,而在于你本来是想着解锁去查父亲安慰儿子看天气状况,但突然有条通知提醒冒出在你面前,于是你去查看电子邮件,然后眨眼之间,8个小时一下子就过去了,现在你沉浸在你前女友的Instagram信息流中的700张照片里了。长期研究科技如何影响人类的谷歌前设计伦理学家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将这些称作有漏洞的互动。哈里斯去年曾撰写博文呼吁人们用正念冥想来重新启动你的,具体的做法就是关闭大多数的通知提醒,将应用从你的主屏幕移除出去,同时在你和容易引起你注意的东西之间设置尽可能多的障碍。

现在,如果你是Android用户,你可以通过安装一种极简主义的启动器来做到那些。该类启动器是用某种简单一点的东西来替代你的主屏幕。当然,它们主要是为视力下降的老年人量身打造的,但它们也很适合智能控使用。又或者,你可以将你所有的应用扔在同一个文件夹里,让每一款应用都变得难以寻找,于是你就不会像以往那样有意无意地打开它们。有家名为Siempo的公司正在打造一款启动器,用询问你想要做什么?的文本框替代整个主屏幕。

Siempo初的计划是打造一台极简主义的智能,一台名为Minium的、类似于传统的诺基亚直板的电子纸设备。终,该公司为一台更加传统的智能推出了一个Kickstarter众筹项目,这一次产品名称为Siempo。在该项目远远没达到筹资目标后,Siempo的创始人将他们的重心转向为现有智能打造软件。看来人们比我们想象得要更加依恋他们的。几位创始人在该项目结束后发表Medium帖子称,而通过我们的新方式,你不必离开你现有设备的舒适区,就能够享受到Siempo的好处。人们希望他们的智能变得更加简洁只要他们还是智能。

人们可能会说想要弃用他们的智能,但实际上没有几个人真会那么做。如今,全球有数十亿用户口袋里有台有着各种功能特性的设备。有的功能是不是有害无益?当然!但那是为了获得内心的平静和随时从口袋中获得各种功能带来的巨大价值所要作出的折中。想象一下将弃用智能一小段时间是很不错,但你不会永远都弃用。问题并不在于我们的是否过于强大,功能过于丰富多样,而在于如何处理用户和之间的关系:让你自己去控制这个关系,而不是反过来。那比打造一台没有Facebook的要困难得多。

AI 的助力

像Alexa和Siri这样的虚拟助手可能会给智能带来超能力,让它变得更有吸引力。Kaiwei Tang称,他实际上考虑过将Alexa内置于Light Phone,或许将键盘上的9号拨号变成亚马逊的语音助手快捷键。Alexa在她经受过许多苦难该公司创立的时候还不够出色,不称心的语音助手对于缓解使用智能的痛苦毫无帮助。

那种虚拟助手技术正在不断改进,它达到接近完善的水平将比你想象得还要早。有了这些AI助手,查看天气状况就不需要你去避开那些容易引起注意、让社交控欲罢不能的应用服务了。你只需要向AI助手提出问题,得到答案,然后继续你的生活。你将只会在你准备好迷失在智能的诸多诱惑中的时候才掏出智能来。因为偶尔放纵自己一下并无不妥。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12年香港种子轮企业
昆仑万维周亚辉:一个好的企业家一定是个好的投资人
2015年大连B2B/企业服务天使轮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