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轻舞阿P的梦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47:17 编辑:笔名

阿p在陈村辈份小,遇上三岁的小孩都要叫爷爷。于是有人戏笑他是陈村的龟孙子,这也没办法,要是走出陈村,对,应该说走出更远点,他遇上陈姓同龄的都会叫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的。他在北京林业大学里念书,就这么叫着,或者同学的。  其实阿p就是怕回老家陈村,要不是圆他绿色梦,他才没这么傻,回到这穷山窝里。所以人们都叫他傻逼,大家都这么叫,那就叫阿P恰当了。  阿p的真名叫陈张合,父亲是一个有着十多亿的房地产老板。他爸为啥支持他攻林业,重要原因有两点,一是为促进房地产的开发,必须懂环境和绿色工程的开发;二是自己出身木匠世家,所以有了森林,才能有木匠的生存及艺术的发扬光大。  一  阿p他爸叫陈松林,因为家中世代都是木匠,所以他爸十四、五岁就能干些木匠活。阿p他爷爷陈国攀,见儿子陈松林是块做木匠的料,决定将陈松林拜陈村有名的老木匠,张大贵为师。可是张木匠太谦虚,总说不敢班门弄斧。  有一次,陈国攀和张大贵为村民王五丑家盖新房,张大贵任掌墨师傅,陈国攀任退墨师傅,陈松林那时只能当助手。那天上梁时一根梁树足有一百斤,张大贵和陈国攀都在屋顶上,一个居东,一个居西。当时那个时候都穷得要死,农民建房因管不上一餐饭,请不到帮工。师傅兼两职,既当师傅又当帮工。在陈村上梁树还有很多禁忌,女人是不准在上梁时,触摸梁树的。王五丑家中仅有的几个女帮工又插不上手,只有干作急。年轻陈松林,把腰带一束,先设计让两位在屋顶上的师傅用绳索将梁树两端牢牢套住,然后自已将梁树用手一抱,放在事先做好的支架上,自已又上了支架用双手一托,硬是把个百斤重的梁树举过头一顶。陈松林他爸和张大贵借势猛提绳,梁树上了梁。王五丑见梁树上了梁,高兴得放鞭炮。  张大贵看着陈松林,左看也高兴,又看也高兴。他认为这小子除了聪明还有把使得出的好力气。当天收工吃过晚饭后,张大贵拉着陈松林的父亲陈国攀说:“陈师傅,我收你的儿子做徒弟。”这下陈国攀喜得不知如何感谢为好,忙拱手道:“张师傅终于肯收犬子,我谢了。”  张大贵可以说在陈村那方圆百里是有名的能工巧匠,他不仅盖的房子让人放心,他做的那些精巧的工艺,可以拿到博览会上展览。他这人很怪,一般不收徒弟,他收徒弟不用你求,而要他说收就收,你要是与他无缘,你上他门天天叩头他都不理你。  陈国攀是什么人呀,他也是精角色,今天见儿子能遇良师,连夜帮儿子卷被跟着张大贵师傅。从此,陈松林就成了张大贵师傅正儿八经的徒弟。  陈松林自幼勤快又肯动脑筋,到了师傅家,就象在自家一样,什么活都帮师傅。对了,张大贵有个独生女儿叫张酒香,和陈松林同年,只小三个月。他们以兄妹相称。有时候陈松林见师傳家没多少活,他见酒香洗衣,他便帮着捶衣,酒香在自留地田栽菜,他主动挑水,菜活了根,他便去浇粪。在师傅眼里象自家的儿子,在师娘眼里象块宝,在酒香的眼里就象是太阳。在张大贵的家里师傅把毕生所学所创全数交给了他,师娘总把好菜往他身边拉,酒香整天与他有说不完的话。他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当成一个幸福的家。三年学业有成,他已是个十八岁的汉子。一平头,浓眉下一双发亮的大眼睛,右耳上习惯地放着一只笔。说起话来嗓大明亮。他设计做的房子更是青出于篮,人人称赞;他为人做的嫁妆更是象工艺品,个个伸大拇指。也就是说陈松林一出师就在陈村方圆几十里出名了。  陈松林出名必后,遇了许多烦心的事,他躲闪不及的就是婚事。陈松林原来有个娃娃亲,是他姑妈做的媒,人家姑娘还大他一岁,还给他做了十多双绣花鞋。姑娘家的父母见女儿长大了,陈家应该上门迎娶媳妇。陈松林就是不肯答应这桩婚事。陈国攀在陈村是个好木匠,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这下也为难了这个做父亲的陈国攀。  张大贵的女儿酒香,因人长得漂亮,一条又粗又长的辫子齐腰,柳叶眉下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让小伙子们都抢着与她拉话。有人说这是张大贵一生为人建房多,积了善得才天赐给他个天仙美女儿。张酒香的姑妈住城里,给她介绍了个城里当官的对象,虽比张酒香年纪大十岁,但人家条件很好,人长得挺帅。人家还一专门开着吉普车和张酒香见过几次面。不知为啥张酒香就是不同意。她娘也劝她,女人是菜籽命,嫁个好男人一生享幸福。  张酒香不知为啥,见到陈松林就哥哥前,哥哥后,有说有笑,象一条河里的鱼儿一样,连蹦带跳。陈松林见到张酒香,脸荡春风,有好几次蠢蠢欲动,仅将她拥在怀里,双方的心声都互动。  不久后,陈村出了一个天大的爆炸新闻一一陈松林带着师傅的女儿张酒香私奔了。陈松林知道这下惹下了天大的祸,父亲、师傅都不会饶他。本来这新闻一传开,陈国攀与张大贵开始了舌战,张大贵警告陈国攀,“你把儿子,好好管教好!”陈国攀理直气壮,“师徒如父子,我儿子也是你儿子。”张大贵只好闭嘴。事越闹越大,头脑聪明的陈松林只有向市妇联求解。经过两个星期的拉锯战,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们的婚姻在市大礼堂举行,市长还在他们的婚姻上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号召全市青年婚姻自由,取消娃娃亲。  一年后,陈松林与张酒香的婚姻结晶,生了一个儿子叫陈张合,就是文中的阿p。这对夫妻都是植树造林的模范,他们每逢植树节都到山上义务造林一天。后来儿子大了,也带儿子上山,阿P生性聪明,上小学时跟着爸妈上山植树,爸妈问他,“将来长大干什么?”他回答:“植树,第二拿着斧子,跟着爸建房子。”他们那时,也没多想,反正随便问问儿子,开开心。儿子上初中了,陈村的村民们都说山上的树值钱,他们从偷偷的砍伐到公开的砍伐。后来是山上的树是有权的村部说了算数。简而言之,权比法大。陈松林看不惯,一纸告到中央,权到村级说他是精神病,还罢了他做木匠的权力。这公理何在?!陈松林只有将儿子交给父母,带着妻子到南方城市发展,由于他手艺超群,又有一定的胆魄,一房产公司的老板看中他,要他入股。他怎么也不答应,只好让他的木匠团队参加建筑行业。时候一长,他对房地产有了很大兴趣,于是自已扯旗,干起了南方恒业公司。年就获利五千万。这是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他买了豪华轿车,回家次,市镇村三级干部,对他刮目相看,也不叫他精神病了。只有几个太熟悉,从小打光屁股在起长大的才笑着,“大精神病”。此时的他根本上没介意人们怎么称呼,原来青翠绿欲的山变成光秃秃的山,一眼望去让人看着好似一个美妇,突然一夜之间变成一个丑老太。他一再提出砍树要植树的道理。为了表达他真实诚意,他一次性给家乡专款是一千万。可事实背后,并不是他所想,他所愿,让他唉声叹气。  二  转眼他的房地房由一个亿向十个亿发展,他也经过时间的磨打,也是两鬓斑发。几回回梦里回家看娘亲,可梦毕竟是梦。  事情也来的突然,儿子高考填报了北京林业学院。这也不知是因果轮回,还是注定要这样。他也无法去阻止儿子的志愿。他原指望儿子读管理系,将这份家当交给儿子,谁知儿子事与愿违,人各有志,正如他走过的事业历程一样,一切随缘吧。按照他手中的钱,不说让儿子出国留学,那怕是到首都凭他的资历和财势,读一个名牌大学没问题。凡是带有农民血性的企业家,多半看来是低调的,因为他们知道做人或做企业家,他们的根是农民,不要让梦想变为泡影。  再说阿p他有这么深厚的家庭条件,做坚强的后盾,他可以玩几年都可以混上个大学文凭,可是他不这样,而且各门功课都很刻苦,他的衣着朴素,假期他还打工。在一般眼中,他是一个活生生的老土。他有一个心愿让家乡老爷爷老奶奶,还有外公外婆,有一座大山,有一座绿色的大山。让他们能够在绿色的山上享受绿色的天下。  在大学里阿p跟谁都谈得来,当时有个大学同学,生活比较困难,这个同学的老爸在十多前一场意外车祸断了一条腿,生活靠乞讨过日子,还有母亲为了他上大学劳累成疾。上大学的钱是东家借西家求,凑合起来的。阿P想一定要帮他一把,于是有天,他发现那些有钱的同学,懒得下楼层买合饭,谁愿下楼另加一块。阿p觉得这是个好商机,便和那个困难的同学同时到学院宿舍揽生意。后来发展到二十多名同学专门送外卖。每人月收入三千元。这样既念了书,自筹了学费,一年下来也落下不少存款。阿P在大学毕业前,他还发动一批同学,回家乡发展林业,为家乡人民造福。  阿p的爸觉得他是块做生意的料,多次给阿P打电话,要他主掌房地产,将来江山终归是阿P,并指示他可以多带些同学到公司上班。阿P总是回拒他爸,回老家陈村改造荒山,一定要光秃秃的山变成花果山,聚宝盆。  三  阿P大学毕业,他和老爸陈松林进行了几番交谈,交谈的焦点,只要他肯到公司上班,他老爸可以让位,让他坐公司的把椅子。他却不干,一定要把荒山改造出来。改造荒山谈何容易?!那些光秃秃的山,除了石头仍是石头。人为的比自然灾害还要灾害。陈松林拗不过儿子,只好答应让他去磨练。  阿p回到陈村进行了荒山考察,当初他祖父和外公以为是学院的指定性任务,陪着阿p满山遍野的转了个圈,当听到阿p说要在陈村这个穷山沟的地方,修环山道,建水库,还要承包山,都听傻了。阿P跟着他爸,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是何苦呀?转念想,孩子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成了书呆孒,真的成了阿p?!  阿p通过考察确定预算资金需两个亿。这家伙拿在陈松林的桌面上,陈松林不得不考虑。他认为他由于儿子的思路,一下子就得划拔两个亿,你以为这钱来得易吗?  陈松林想自已给家乡的建设捐资多的了。家乡建学堂,办养老院他是大力支持。就是这个拯救荒山他还从来没考虑过。这次儿子要两个亿,他还真的舍不得,又加之房地产受外来市场经济的影响,有些滑坡。他考虑再三,儿子的心愿也就是他的心愿,决定给儿子两个亿。  陈松林还是不放心,他陪儿子阿p亲自回家乡考察,陈村的村委会主任是阿p的叔公,当听到他们父子提出要承包荒山,拿出两个亿。好象遇上了两个精神病,两个亿用大车装啦,投资这荒山有什么用啊。但转儿一想,反正是政绩呀,便满口答应。  四  阿p和他阿爸回到南方等消息,天天给陈村的村主任打电话。阿p也没闲着,把改造荒山可行计划书,修改了一遍又一遍,如何引水上山,在每座山上都要修好环山路等。谁知一等就是一个月多,陈村方面回答是含糊其辞。阿P在南方等得有些不烦,便自己干脆回到陈村。  阿p到了陈村,他爷爷陈国攀和外公张大贵,亲自出面找主任。村主任是阿P的叔公,他说出了他的许多难处,因为他说了不能算数,还要通过大家讨论一讨论,还要研究一研究。  阿p现在才知道,村里根本上没把他要扎根陈村,把自已所学的知识用在陈村,花大力气,大本钱改造陈村当回事,心中很气。但气归气,要实现自已的抱负必须要忍,不光要学会忍,而且要学会磨。后来他就直接泡着当村主任的阿叔公软磨。  阿P的阿叔公在他软磨攻势下,直截给他摊牌,告诉他要想承包荒山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又不小,你得意思一意思,研究一研究。阿p在阿叔公接触中,听到许多新鲜词,好象是他们村干部的一种专业用词。他回在家中就是睡不着觉,后来他把阿公叔的话在脑子里过滤过过滤了一下,并将关键词向自已爷爷和外公交流。两位老人是老江湖,早就明白,现在的干部是要用吃吃喝喝塞嘴。于是给阿P献计,到城中城大酒店花一万元请村干部海吃海喝一顿。干部们吃完喝完还各自带着烟酒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大家都议论开了一一“阿P这小子比他爸陈松林还大方。”“虎将生虎子。”“喂,阿P念完大学咋事不好干,为啥承包荒山?”“傻逼呸!”“不,这里面肯定有文章。”“阿p傻,陈松林却不傻。”“陈松林是什么角色,想当年他和师傅的女儿私奔,他跑到市妇联,市长为他们主持婚礼。”“对,这里肯定有文章,我看这承包合同暂时不急着签”“对对对!”  五  城中城大酒店消息灵通人事,当天就向外部发布新消息,陈松林的儿子阿P,抱着他老头子财大气粗,拿出两个亿承包荒山,连他儿子也搭上了,念完大学就和他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不走了。”“两个亿?,我的妈呀,还得用火车皮箱拉呀!”“不对呀,一个荒山承包费两个亿,是不是……”  正当阿P准备对荒山进行测试,按图设计,进行施工时,陈村传出了两个奇文:  个是,有一村民在放羊途中捡到一块奇石,他把玩着,并没在意。一珍藏奇石的人要出十万买他这块石头,这村民当时以为自已耳朵有问题,便又反复地问了几遍。确确实实人家要出十万买走。这村民心中又多了几个心眼,说这是传家之宝,十万不买,后来人家又追加十万。这村民转而想反正一块破石头,自己拿在手中不值钱,今天遇上了大傻瓜。二十万出手成交。这村民发了横财也不声张,天天高兴得蹦呀跳呀,象患了精神病似的。 共 1019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感染前列腺结石会引发那些生理病症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的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