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母爱悠长槐花香权翠芳

发布时间:2019-04-23 21:33:38 编辑:笔名

每到5月初,街头的洋槐花陆续开放,把大街小巷浸染得芬芳扑鼻时,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母亲做的槐花饭,眼前仿佛出现母亲在蒸汽氤氲的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我的家乡在陕西关中地区的一个小村子里,几乎每家的房后都种着洋槐树。童年时,每到初夏洋槐树开花的时节,一嘟噜一嘟噜雪白的花朵挂满枝头,母亲总会拿出专门用来摘洋槐花的工具一根长长的竹竿,顶端绑着个弯弯的铁钩,喊我提个竹篮,跟她一起去摘洋槐花。母亲站在洋槐树下抬头打量一番,尽力踮起脚,把竹竿伸向那些刚刚开放的花朵儿,稍稍用力向下一拉,一串洋槐花就被捋下来,我连忙捡起放进竹篮中。不一会儿竹篮就满了。母亲擦擦额头的汗,对我说:走,妈给你做槐花饭!母亲把刚摘下的、嫩生生的洋槐花轻轻用水漂洗两遍,摊开晾在一张大大的竹篦上,开始点火烧水。舀几勺井水添进大铁锅,扯几把麦草塞进灶里,划根火柴丢进去,风箱呼呼拉几下,火着起来了,火苗欢快地在锅底跳舞。这时候洋槐花上的水也晾得差不多了,母亲把它们收进盆里,从面柜里舀出一碗面粉,均匀地撒在洋槐花上,一边撒一边用筷子不断翻搅。大铁锅冒出蒸气,水开了,咕嘟咕嘟响。母亲手中的洋槐花也搅拌好了,每个花瓣都覆盖上一层薄薄的面粉,像盖上了一层薄雪。大竹篦放进锅里,一盆裹了面粉的洋槐花倒进去,盖上厚重的木头锅盖,再给灶里添几把柴,母亲坐在灶前轻轻拉着风箱,有一下没一下的,火光映红她的面颊,额前的几缕碎发不时轻颤几下。

我在家门口跳房子,两个来回没跳完,闻到了槐花饭的香气。深吸两下鼻子,跑进灶房,母亲正用锅铲一下下地取出蒸好的槐花饭,满灶房都是香气,热腾腾的蒸气好像都是槐花变的。案板上,好几只小碗里,是母亲已经捣好的蒜泥、油汪汪的油泼辣子、熬开了的香醋、切得细碎的红绿辣椒丁、剁得很细的姜末儿母亲把这些配料全部放进槐花饭里,再淋上几滴香油,撒进去一小勺细盐,再次拿起筷子不断地搅拌。很快地,槐花饭散发出另一种浓郁的、复杂的香味儿,无法形容,但是让人馋涎欲滴。没等母亲给我盛一碗,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夹起一筷子塞进嘴里。啊,真好吃,槐花的清香、姜蒜的辛香、醋的酸爽、油泼辣子的浓烈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令人齿颊留香,回味无穷。长大后的我回忆起幼时母亲做的槐花饭,总会联想到一场盛大的舞台剧,洋槐花是主角,母亲精心准备的那些调料是配角,他们配合默契,每个人的表演都恰到好处,既不欠缺,也不过度,这场演出才如此成功。故乡的人们几乎家家都做过槐花饭,后来我也不止一次吃过别人家的槐花饭,但是没有一家比得上母亲做的那么好吃。我仔细观察过,他们做的槐花饭,总有一两处是稍与母亲不同的,比如他们的醋是没在锅里熬过的,或者油泼辣子里没放芝麻,再或者香油放得过多有点腻我把这些说给母亲,她笑得前仰后合,说:这是你偏心!都一样的槐花饭,还能分出好吃不好吃来?

当年母亲的笑声犹在耳旁,槐花饭的滋味犹在唇边。如今母亲已经年老,别说给我做槐花饭了,就是去摘一把槐花都力不从心。故乡老屋翻盖,房后的槐树早已砍掉,想起这些便心生惆怅。在我生活的这个西北小城也能见到洋槐树,我也曾不止一次想摘些洋槐花儿,学着母亲的样子做顿槐花饭,但总担心我做不出像母亲那样的味道,破坏了心底深处的一种感觉,只好黯然作罢。

权翠芳

(:water)

八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发烧39度小妙招
小孩发高烧怎么退烧快